若南斯拉夫未解体我们会见到加强版克罗地亚队吗

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,中国引进了一批南斯拉夫电影,其中最著名的要数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,这部经典战争片给中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影片男主角瓦尔特的原型便是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铁托就是南斯拉夫。他出生时还没有南斯拉夫,50岁时建立了南斯拉夫境内第一个解放区,当他100周年诞辰时,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解体。

为铁托作传有两个问题绕不开。第一,铁托是哪国人?铁托生于1892年的克罗地亚地区,当时既没有南斯拉夫,也没有克罗地亚。自从奥斯曼帝国崛起以来,巴尔干地区便在土耳其人的统治下。19世纪中后期,随着奥斯曼帝国的缓慢衰落,亚得里亚海东岸的克罗地亚、斯洛文尼亚逐渐成为奥匈帝国的附庸。1878年,塞尔维亚和黑山独立,相继成立王国,克罗地亚人和斯洛文尼亚人也想摆脱奥匈帝国的控制,获得民族独立。因此,从政治上讲铁托是奥匈帝国的子民,从出生地看他是克罗地亚人。

他从小在外祖父家长大,说的是斯洛文尼亚语。上小学时,当地学校使用克罗地亚语教学,这使他感到很不适应,直到掌握了克罗地亚语,才能正常和同学交流。

1913年,铁托在奥匈帝国军队中服役,不久就赶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。铁托在1915年的喀尔巴阡战役中负伤被俘,之后5年在俄国度过。5年间,他经历了二月革命、十月革命,参加过红色国际纵队,还曾与高尔察克军队作战。1920年,铁托带着他的俄国妻子回到家乡,很长一段时间铁托被看成是一个苏联人。

第二个问题:铁托是谁?铁托原名叫“约瑟夫·布罗兹”。当时,共产国际有规定,地下工作者一律不用真名,即使假名也要经常改换。约瑟夫的第一个化名是扎果拉克,之后他叫罗迪,不久发现已有另一位同志叫罗迪,他便又改名叫铁托。其实在铁托之后,他还用过很多假名。

二战期间,德国人也不知道“铁托”到底是谁,只认为是“布尔什维克的代理人”,直到1943年底,铁托自己公开了身份,德国人才弄清楚他是谁。德国人故意捏造说:“铁托是个秘密的国际恐怖组织”,而在南斯拉夫人民中传说,“铁托实际上是一个领导集团的化名”。

1944年底,美国名记者苏兹贝格写道:“关于铁托这个人有不少说法,许多南斯拉夫人认为可靠的一种说法是迄今有过三个铁托。一个战死之后,另一个就接替他的称号,以此来保持一种像传说的凤凰一样永远不朽的精神。”不过,在苏联人那里,铁托是谁是很清楚的,他在共产国际的名字叫瓦尔特。

铁托从苏联回到家乡后,原来的国家概念已经不复存在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垮了奥匈帝国,1918年12月1日,塞尔维亚、克罗地亚、斯洛文尼亚联合组成王国,1929年定名“南斯拉夫王国”。这是历史上首次出现南斯拉夫这个国家,这个国家由众多地区拼凑而成,文化、民族和宗教异常复杂。这个地区在历史上从来没有组成过一个统一的国家,如今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缘故,被组合成一个主权,国家性程度比较脆弱。

战后,铁托投入到此起彼伏的工人运动中。不久,左翼力量遭到严厉打击,铁托被捕了。1928年,他在法庭上慷慨激昂,获得了人民的赞扬和法官的同情。法官问铁托是否承认有罪。他回答:“根据起诉书我是有罪的,但实际上我是无罪的。我承认我是南斯拉夫党员,我承认我曾经宣传过。我向无产者指出过对他们的一切不义行为。但是我不承认资产阶级法庭,我只对我们党负责。”当被问及“是否知道国家保卫法”时,铁托轻蔑地回道:“它只是临时法而已。这条法律并不是人民通过的。”

新生的南斯拉夫政权缺乏必要的民意基础,各族人民根本没有把自己置于一个主权之下的心理准备。国家缺少合法性,法官们对铁托这样的“叛国者”竟无可奈何,而人民却高声叫好,审判反而让铁托扬名。

1935年,铁托出狱后,前往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,第一次远远看见了斯大林。当时,东欧人都拿斯大林的钱,大家私下里都叫他“老板”,但是铁托心里明白,从莫斯科拿津贴,只会使干部堕落。1937年12月,铁托主持南共中央工作,那时正是纳粹德国侵略气焰最嚣张的时候,铁托针锋相对,揭露德国的阴谋,使南共在南斯拉夫国民中的威信一天天增长。

1941年4月6日,轴心国大举入侵,不到一个月南斯拉夫就沦陷了。此时,南斯拉夫境内有好几股势力,由旧军官米哈伊洛维奇领导的“切特尼克”(塞族语,指绿林军)打着维护塞尔维亚民族利益的旗帜。切特尼克主要由旧军人组成,他们时常袭扰德军,属于反法西斯力量。可是当铁托的游击队发展起来后,切特尼克便出来破坏,他们散布流言说战争结束后,会搞“共产”,把东西都没收。另外还有乌斯塔沙,他们打着维护克罗地亚民族利益的旗帜,虽然投靠德国人,但是在当地颇有群众基础。

在复杂的形势下,铁托的部队纪律严明,在反侵略战争中打出了“军民鱼水情”,部队发展到15万人。1942年11月初,铁托解放了西部重镇比哈奇,并占领了南斯拉夫五分之一的领土。人们称之为“比哈奇共和国”,德国人则称之为“铁托国”。不过,“铁托国”的情况并不乐观。铁托在给莫斯科的电报中说:“伤寒已在这里流行,我们没有药品,人们因饥饿像蝇子一样死去”,这时苏德双方正在斯大林格勒厮杀,无暇顾及南斯拉夫的形势。几周后,在游击队被迫与德军交换战俘时,莫斯科对此表示了不满,铁托在电报中顶了一句:“如果你们不了解我们目前如何艰难,而且又不能帮助我们,至少别妨碍我们。”这一句话,让斯大林记住了铁托。

此时,德国人看出了游击队的威胁,一次次地派兵围剿;盟军方面也看清了南斯拉夫真正的抵抗者是谁。

随着意大利的投降,铁托的日子开始好过起来。1944年6月,盟军完成诺曼底登陆,准备在意大利发起新攻势,为此丘吉尔从英国赶来,8月12日,丘吉尔和铁托在那不勒斯第一次见面。铁托穿着一身崭新的制服,显得严肃而又郑重其事。丘吉尔则穿着一身白色工装,显得随便得多。这两位领导人,除了出身和政治信仰不同,他们有着太多的相似处。丘吉尔说,“可惜我年纪大了,不能在南斯拉夫跳伞着陆了,不然我要到南斯拉夫去作战”,铁托说:“可是你已经派去了你的儿子。”丘吉尔激动得泪水都流下来了,他的儿子伦道夫·丘吉尔在英军驻南代表团任联络官。

斯大林不想落在丘吉尔后面,9月下旬,斯大林见到了。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会见。谈到这次与斯大林会见的气氛,铁托说:“会谈非常冷淡,我想原因是那封叫他不要指手画脚的电报”,在会谈结束后,保加利亚党的领导人季米特洛夫告诉他:“瓦尔特,主人对你的那个电报大生其气,他气得直跺脚。”

不过,铁托还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他不失时机地向斯大林提出,南斯拉夫军队现在只有一个装备英国“斯图亚特”坦克的装甲师,为了解放贝尔格莱德,请求苏联支援一个坦克师供南军支配,对付德国坦克,苏联的T—34正合适。为了拉拢铁托,不落在丘吉尔后面,斯大林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,斯大林对铁托说:“瓦尔特,我给你的不是一个坦克师,而是整整一个坦克军!”此外,斯大林还给了铁托两个航空师和其他重武器。

有了这些新式武器,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军终于可以和德国人叫板了,1944年10月20日,贝尔格莱德终于回到南斯拉夫人民手中。铁托在检阅参加最后战斗的部队时说:“我们是欧洲惟一自己解放了自己国土的人民,在最后的突击中,我们的军队使敌人遭受惨重的损失,仅德国人就被打死9.8万多人,俘虏了28.5万德国人和伪军。” 新生的南斯拉夫与过去的南斯拉夫简直是天壤之别。战前,这是一个拼凑起来的国家,政权的合法性很薄弱。4年的反侵略战争,铁托把南斯拉夫人拧成了一股绳。

欧洲战事刚一结束,铁托就把西方得罪了。美国空军成群结队地飞越南斯拉夫领空引起了公众的不满。8月9日,南斯拉夫空军击落一架美国飞机。在西方国家看来,美国人刚在日本投下,南斯拉夫竟敢击落美军飞机,无非是仗了苏联的势,铁托不过是斯大林的一个走卒。

的确,战争刚一结束,铁托便率团访问莫斯科,展开了与苏联的合作。他发现苏联的目的是取得南斯拉夫的资源,而南斯拉夫人所希望的是通过合作实现国家工业化。苏方代表公开说:“你们要重工业干什么?我们乌拉尔有你们所需要的一切东西。”

在具体洽谈每一个合作项目时,南斯拉夫人提供的资产价值总是被低估。南斯拉夫的资产是按照1938年的价格估算的。但苏方投入的资产除了现金外,都是按当年的价格估算的。之后,苏联同意向南斯拉夫提供1亿3500万美元的贷款,用以偿付苏联向南供应的成套工业设备。一切看来,苏联人都显得慷慨大方,只有参与其事的南斯拉夫人才真正明白是怎么回事。当那些设备运来时,南斯拉夫人发现,它们根本不像苏联人说的那样值钱,而且不适合自己制定的发展计划。南苏关系恶化后,苏联便终止了这一协定,这又给南斯拉夫造成了很大损害。

由于不肯走斯大林模式,不肯做卫星国,1948年6月28日,情报局宣布把“铁托集团”开除出世界运动,并煽动南斯拉夫人民打倒铁托。苏联想促使南国内发生内乱,但是事实证明斯大林太不了解铁托了。铁托毅然决定在报纸上全文发表情报局决议和南共的答复。让人民自己去判断谁是谁非。

1948年7月21日,南共第五次代表大会如期召开,铁托通过广播发布大会实况,全国人民在此期间,无一例外地守候在收音机旁收听。最终,铁托高票当选。1949年底,东欧流行着一句俗话:“马克思是上帝,列宁是耶稣,斯大林是圣保罗,铁托是第一个新教徒。”

为了打破孤立,能够生存,铁托开始寻求与西方缓和。在苏联东欧集团的一片嘘声中,南斯拉夫坚定地走出了孤立境地。“南斯拉夫跟谁都愿意交朋友,但南斯拉夫谁也收买不了。”

1953年斯大林去世,苏联国内形势发生变化,新的苏共领导悄悄修改过去的一套做法。1955年赫鲁晓夫亲访贝尔格莱德,向铁托道歉,彻底否定了1948年情报局对南斯拉夫的诽谤。

1955年6 月,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带着歉意来到贝尔格莱德,他向铁托表达了苏联的新态度

1956年,铁托和埃及总统纳赛尔、印度总理尼赫鲁一起发起了不结盟运动,寻求在两大军事集团对抗中的第三条道路。1961年9月,在南斯拉夫、埃及、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的倡议下,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在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举行。

自从与西方国家恢复关系后,南斯拉夫经济获得了迅速的发展。从1949年到1959年10年间,南斯拉夫从西方共获得价值24亿美元的经济援助,西方国家还派出了专家帮助建设。南斯拉夫在东欧国家里成为比较富有的一员。

南斯拉夫走上了一条摆脱苏联模式束缚的道路,建立了一套符合自己国情的经济工业道路,自50年代政治和经济改革以来,南斯拉夫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西方的文学电影也被允许传播,每年有超过600万游客进入南斯拉夫。

1976年,全国有36%的人民拥有自己的汽车,每1.8个家庭拥有一台电视,每2.1个家庭拥有一台冰箱,所有7岁到15岁的儿童都可以免费受到8年义务教育。虽然和西方国家相比还是落后了一些,但南斯拉夫的生活水平已高于同一时期其他社会主义国家。

南斯拉夫是一个新生的国家,缺少文化基础,之所以能组成国家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铁托。他在抗战期间团结了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对敌,战争打出了几个民族共同的苦难和辉煌,也打出了各族人民对铁托的信任。正是由于各民族之间缺少历史文化基础,铁托对民族事务极为敏感。有一次,在他的生日庆祝会上,当着众多来宾的面,他向一位中学校长说:“我听说,有一个学校在学生中搞民意测验,问孩子们最喜欢哪一个民族的人:马其顿人、斯洛文尼亚人、黑山人,还是克罗地亚人,这实在令人费解,我要谴责。”

铁托是个很好的演说家,讲话一般不打草稿。但在讲话之前总要习惯性地踱步、思考讲话的纲要。这样他便能随时根据听众的反应调整他的语调及内容的详略。他的演讲很能激起听众的共鸣,这种共鸣成了南斯拉夫人的共同记忆。

但由于铁托本人生长于克罗地亚、斯洛文尼亚地区,他当政时期对南斯拉夫的主体民族塞尔维亚族采取了打压政策。1961年,全南人口中自认塞尔维亚人的占42.1%,到1981年则降为36.3%。对于主体民族的打击政策使得国家凝聚力大为下降,为后来南斯拉夫解体埋下了伏笔。

铁托热爱运动,身体非常好,他是击剑好手,爱好骑马、打网球。在工作上铁托有些刻板,作息时间雷打不动。6点半起床,然后带着狼狗“老虎”和两只小白狗“杰米”和“布比察”在花园里散步。散步时间不长,回到办公室批阅公文、处理文件。8点半左右吃早饭,然后接着工作。上午,他在住所同工作人员谈话,随后接见国内外来宾。中午一点,他同夫人一起吃午餐,这是一天的正餐,他喜欢请一些客人或者是工作人员一起吃。饭后在靠椅上稍事休息,或者到暗房去冲洗相片。这个时候,他不喜欢别人打扰他,只有发生急事才例外。下午4点到7点,他举行工作会议,接待各部门官员或外国代表团。7点左右吃晚饭,然后看电视新闻,偶尔也看看故事片。接着他看当晚发行的报纸和送来的文件,在他看过的文件上,都标上“已阅”。要办的事都有他的批注及处理意见,他从不积压材料。

1980年5月4日,当铁托在卢布尔雅那病逝时,西方评论家认为:“不大有什么人可以破坏南斯拉夫联邦,稳定的南斯拉夫符合西方利益”。在铁托逝世12年后,也即铁托百年诞辰那年,他一手缔造的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宣告解体,分裂为斯洛文尼亚共和国、克罗地亚共和国、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、塞尔维亚共和国、黑山共和国、马其顿共和国和科索沃几部分。

这些国家不乏优秀的足球运动员,如果他们联合起来组成一支球队,今年世界杯夺冠的,有可能就不是法国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